首页 »

【上海·卓越之道】这个全世界最具活力的城市群又在谋划什么大动作?

2019/8/14 3:41:07

【上海·卓越之道】这个全世界最具活力的城市群又在谋划什么大动作?

打开世界地图,很少能找到这样一个城市群。这里是全球经济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城市群之一,也是我国“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地带。“大力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被写进了今年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并提出要加强长三角区域发展规划对接,建设区域协同创新网络,共建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推动区域市场统一开放,深化大气污染、水污染联防联控。

 

今天,长三角城市群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长三角如何高质量发展?作为长三角龙头城市的上海必须担起这样一个历史使命,发挥世界级城市群核心城市作用。

 

协同发展在行动

 

两会会场,市人大代表、青浦区委书记赵惠琴的桌上放着一份还没发布的《青浦区深度融入长三角一体化行动方案》,一旦与会代表们提到长三角相关话题,赵惠琴就会拿出来翻阅。今年年初,赵惠琴从长三角的嘉善、嘉兴、昆山、平湖等地考察回来以后,马上让相关部门着手制定这份行动方案。打通跨省断头路、推动产业分工和协同、联合治理淀山湖地区生态环境……一系列主动融入长三角的举措代表了青浦从“上海之源”变成“上海之门”的决心。

 

“青浦是上海唯一一个同时接壤江苏和浙江的行政区,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地理中心。我们处在这样的区位,理应发挥重要作用。”赵惠琴表示,就在前几天,省市界“断头路”盈淀路打通工程已开工建设,青浦梳理出了14条省市对接道路,其中8条道路正在实施。研究崧泽高架、轨道交通17号线均向西延伸,通过设施汇合,逐步形成“同城效应”。

 

“有人担心路通了,资源就被引走了,但实际上沪苏浙皖四地发展禀赋各异,只有资源整合才能实现优势互补。”在赵惠琴看来,产业耦合要有所分工。“我们的设想是,研发在上海,生产在外面;头脑在上海,身体在外面;关键制造在上海、一般产业链在周边。”环境治理也要协同发展。“行政区块有边界,河道和空气没有边界,所以环境保护也应该突破行政边界,只有区域协同才能治理好。”

赵惠琴

 

在另一个小组会场,市人大代表、金山区委书记赵卫星在会场里与相关的部门、企业代表谈起长三角发展也是热火朝天。“如果从上海的地图来看,金山离市中心比较远,但如果放在长三角的版图上,金山是上海西南连接浙江的桥头堡,处于长三角经济圈中心和杭州湾湾区中段。”他表示,对于金山来说,积极主动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既是责任,也是莫大的机遇,要加强企地合作、区区合作、沪浙合作,实现由依靠中心城区辐射的“一个扇面”向承接市区辐射和对接浙江的“两个扇面”转变。

 

在金山枫泾与浙江平湖,一座占地87平方公里的张江长三角科技城,已在横跨两地界河的一张规划图纸上呼之欲出,这也是国内首个省市联动开发建设的科技园。“统一规划招商管理,形成科技集聚,通过协同开发规划,这个项目有望更好地促进上海西南的科技创新发展,让近缘变成中心,让边缘变中心,让洼地变高地,让传统变创新。”

 

在金山廊下镇,上海首个对外开放的郊野公园,不仅成为了上海百姓周末游憩的好去处,还把影响力成功辐射到了“隔壁邻居”浙江平湖。眼下,瞄准了郊野公园的发展前景,一个个生态休闲或产业项目已在平湖市悄然启动。“接下来,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长三角田园综合体,把旅游休闲度假结合在一起,让两地将生产和生态实现功能互补,同时服务于科创中心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

赵卫星

 

社会力量大有可为

 

长三角城市群要高质量发展,一体化必须是深度全面的,不仅仅是政府之间的事情,还要有社会各方的积极参与。尤其是对企业来说,长三角一体化将在规划对接、改革联动、创新协同、设施互通、公共服务、市场开放等方面有所作为,这将是千载难逢的商机。

 

市人大代表、复星集团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徐晓亮认为,长三角城市带内虽然拥有水运、铁路、公路、航空和管道等多种运输方式,交通线网密度和运量均是全国同类区域较高的,但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仍相对落后于本地区的经济和城市化水平,尤其在跨省综合交通运输网路的建设方面缺乏统筹规划,整体上不成网络,布局也不尽合理,从而阻碍了上海与长江三角洲城市带一体化进程。

 

“有必要建设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轨交一体化。”徐晓亮建议,应统筹布局,明确长三角轨交一体化的具体项目规划。“在此过程中,可以引入民营资本,利用其优势加快推进。”徐晓亮说,去年复星集团牵头的民营联合体与浙江省政府正式签署协议,用PPP方式打造国内第一条民营控股的铁路杭绍台高铁,目前双方合作顺利。在他看来,这一经验可以应用在整个长三角的轨交建设中。

上海青浦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承担政府基础设施代建的国企,并承担了十七号线建设的配套工程。市人大代表、上海青浦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章凌云表示,实现融合发展,道路发展等基础设施建设至关重要。“上海连接江苏和浙江,主要是沪宁和沪杭,而青浦正好卡在当中,两边都在发展,青浦反而成为一个‘被漏掉’的区域。”他建议除了已经开始启动建设的9条省市道路之外,可以在G50上面建高速高架,地面作为国道来运行。

 

“在许多方面,未来长三角企业还可以进一步融合,比如成立合资公司或混合所有制公司,共同推进长三角产业发展。“章凌云说,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政府是一个导向,起到指明方向的作用,但具体推进还是由企业来承担。“青西地区过去的产业受淀山湖环境保护的要求限制较大,但如今这个地区已经具备了环境保护和经济开发同步走的条件。”他预计,未来在长三角省市交界的地区,不会以第二产业或生产型产业为主,而是定位在高科技和互联网产业,建立科创研发机构。

 

市人大代表、上海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俞光耀对长三角交通网络布局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目前城市地铁的线路布局在上海中心城区还不能满足大客流出行需求,依靠延长城市地铁线路来服务长三角效率不高,应该借鉴纽约和旧金山市郊线路的做法,在上海市郊和省市对接城市间加快建设城市快轨。“城市快轨不同于城际高铁,而与一般城市地铁相比,又具有站间距大、速度更快的特点,可以有效提高市郊和长三角城市间的交通出行效率。”他表示,根据“上海2035”规划,上海将形成城际线、市区线、局域线“三个1000公里”的轨道交通网络,城市快轨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他建议,应尽早启动城市快轨建设并在嘉定、青浦、松江等地布局对接,将快轨系统和铁路城际系统结合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此外,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把长三角的轨道交通联系起来是申通未来的另一个探索方向。“目前上海地铁已全网络试行手机扫码进出站,未来还将考虑由上海牵头,主动联络苏浙建立统一平台,让长三角地区的地铁都能共享扫码进出站。”俞光耀指出,在探索长三角互联网+轨交出行新体验方面,申通地铁今后也可大有作为。

俞光耀

 

更高起点谋划发展

 

按照中央的要求,长三角一体化将对标世界级城市群,因此长三角的明天,必须站在国家战略的定位上进行思考和谋划。

 

在市人大代表、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振看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目前已经历了三个阶段。“长三角一体化最早提出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苏浙的发展还是以农业为主,中央希望通过上海带动周边发展,发挥辐射效应。第二个阶段是在中国加入WTO以后,对外开放大大提升,引进外资和城市化进程加快,提出“同城化”理念,让苏浙地区与上海靠近。如今是处在第三个阶段,国家对长三角的定位提高了,上海的引领作用更多表现在发挥全球城市的功能,加大人才和科创供给,承担引领作用。”

 

今天,长三角一体化面临着全新的起点,其中最大的不同就是高铁时代带来的深度“同城效应”更明显。2010年7月,沪宁城际开通运营,上海、江苏“2小时交通圈”正式形成;2010年10月,沪杭高铁开通运营,实现上海、浙江主要城市的“同城效应”。2013年7月,宁杭、杭甬高铁同步开通,以上海、南京、杭州为中心城市的“高铁都市圈”正式形成,南京与杭州之间往来不再需要绕行上海,旅行时间比原来的三个多小时缩短一半以上。

 

“在新的起点上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应该更关注机制和体制的创新。”王振指出,目前长三角地区间的一体化发展协调机制多是以官方为主导,缺乏民间的企业、社会组织和专业力量,他建议形成一个跨地区、长期运行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协调机构,同时承担研究、规划、协调、监督评估等功能。其次,可通过地方立法保障一体化的项目能常态化运行并有效落地。在此基础上,还可培育一批立足长三角的一体化运营的机构。“目前长三角地区的机构都是按行政区域建立的,容易造成各自为政,尤其是在银行金融、环境治理等领域,亟需建立一批跨地区、覆盖三省一市的机构,共建共享,提高效率。

内文图来源:张驰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