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飞翔的宝石

2019/8/14 3:59:50

飞翔的宝石

当我把目光锁定这个如同一截手指大小的空中宝石时,心里就像挂了彩虹一样,光芒四射。有他和没有他,我的生活大不一样。一位作家朋友告诉我,她的睡房窗下有一棵牡丹花,红花绿叶之间,常常有光影闪动,正是这束流动的彩虹把她的思绪牵出来,落在电脑的键盘上。

 

另一个朋友的厨房窗口就像一幅油画,常常是一边就餐,一边看他舞动翅膀。闪动之快,目不暇接。丝质的羽毛,紫得淡雅,红得热烈,绿得晶莹,蓝得璨璀,黑得油亮,白得柔和,每秒钟可震荡达八十到二百次之多。每每就餐,不仅享受了美味,而且赏心悦目,好像喝了美酒一样令人陶醉。他们突然出现在眼前,悬在空中,不要任何支撑,抖动的翅膀在人眼中淡化模糊,全身却是纹丝不动,就像来自天堂的一份礼物,惊奇不已。

 

但是,当你想去靠近他,甚至在你产生这个念头还未站起身来时,他已经无影无踪。他让你恍惚迷思,以为那是一场梦。只有那耀眼夺目的彩色鳞片,像绚丽的焰火一样被刻在脑际,挥之不去。鲜花是他的大地,花蜜是他的粮食,嘴壶一样尖尖的嘴巴,比他脑袋的直径还要长。这就是蜂鸟(Hummingbird,在美国的昵称是Hummer),美国人叫He,不用动物的It,以示尊重和敬佩。体重不到二克,身长十厘米左右,是比鲜花和蝴蝶更加美丽更加生动的一种生物,是上帝最神奇最精致最微妙的创造之一。

 

我站在湖边欣赏蜂鸟,我捧着咖啡坐在高尔夫球场休息室的圆桌旁,在朋友的后院里,在邻居的过道上,在自家的窗台前,看蜂鸟,看不厌看。不记得有多少次,停下手里的活儿,写作或者谈话,抓起相机想留下他们的身影。蜂鸟的魅力让我欲罢不能,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挑战,测试我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其实,只是十到十五分钟的等待,但是人对时间的感觉,常常因为眼光和心情,或者被无限拉长,或者恍如瞬间。

 

因为蜂鸟,我走进阳光,因为蜂鸟,我仰望蔚蓝的天空,因为蜂鸟,我与鲜花眉来眼去,心旷神怡。因为蜂鸟,我庆幸自己成为大自然中的一个成员,每一分钟都是享受。所有的飞鸟都回避人类的靠近,但是,蜂鸟一定会回来。大约每隔十到十五分钟就要吮吸一次花蜜。他们必须回来,因为每天吸入食物的重量是体重的五倍,每天消耗的能量为体重的三分之二。蜂鸟的心脏每分钟跳动一千二百六十次,每分钟呼吸二百五十次。然而,吃饱喝足之后,他进入麻木状态,心跳降到五十次,甚至可以不呼吸。每天如此,出类拔萃。

 

蜂鸟有惊人的记忆。一旦找到生存的资源,就存入脑际,成为永远的家园和领地。一只蜂鸟需要大约四分之一英亩的空间,不容侵犯。无论是鸣鸟还是乌鸦甚至老鹰,一旦踏入他的领地,必将遭到迎头痛击。所以,只要发现第一次,他就是永远的朋友。哪怕你的眼睛没有看见,你也应该相信,蜂鸟就在附近,早晚要进入你的眼帘。我常常在灰心丧气时想念蜂鸟,这位值得信赖的朋友。每每见到他远道而来,就像看见了花魂一样,喜出望外。

 

花开花落,日长日短,蜂鸟不断地迁移,花蜜中的糖份要达到百分之二十四以上。加拿大的蜂鸟夏天飞到阿拉斯加,西北部的蜂鸟冬天要到德克萨斯和墨西哥过冬。他们夏天在北方的树丛间生育后代,秋天启程,飞到南方大快朵颐,为后代养精蓄锐。迁移的路线,每年不变,从来都是独往独来而不成群结队,否则将成为食肉飞鸟的目标,全军覆没。迁移前夕,他们的体重将增加百分之二十五到四十。每小时飞行二十到二十五英里,穿过沙漠,飞跃海湾,何等艰巨和漫长的路程!我常常在眼泪汪汪心感委屈时,想念蜂鸟,那么微不足道却勤勉勤作,不折不饶。

 

我的一个朋友发现了蜂鸟的鸟巢,只有半个核桃壳的尺寸,外面是地衣青苔枯叶碎片,里面是蜘蛛的银色网线。网线一圈绕一圈,一层叠一层,就像棉絮一样柔软厚实,蜂鸟在里面下了两只白色的鸟蛋,就像两粒珍珠一样,又舒适又安全。谁能想象,如此一个小不点儿将孕育下一代飞翔宝石的生命?雌鸟从头到尾照顾未出生的宝宝。花蜜糖水营养不够,需要补充蛋白质。

 

上苍给了蜂鸟奇特的翅膀,像人的手腕一样灵活自如。没有一种飞鸟像蜂鸟一样,飞翔时,既可以前进也可以后退,既可以像人类做体操一样,翅膀合拢在左右两面,还能像鱼儿一样,用尾巴控制方向。造物主还给了蜂鸟一条透明细长的舌头,舌头的边缘呈锯齿状,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蛋白质。只要展开翅膀,伸出舌头,就是一个包围圈,蚊子蜘蛛等昆虫便自动粘到舌头上去了。

 

美国有很多赞美蜂鸟的诗歌,现代诗的先驱被称为白衣修女的著名诗人艾米莉·迪金森,晚年足不出户,常在院子里与蜂鸟作伴,她写道:

 

He never stops, but slackens

他未曾停下,只是盘旋在

Above the Ripest Rose——

盛开的玫瑰花上——

Partakes without alighting

吸吮花香 不用下降

And praises as he goes,

边行边赞叹

Till every spice is tasted——

直到品尝了每一缕香气

He, the best Logician,

他,第一流的逻辑学家,

Refers my clumsy eye——

把我迟钝的目光——

To just vibrating Blossoms!

交给正在颤动的花枝!

An Exquisite Reply!

多么精致的答复!

 

如果你的窗台上有盆盛开的花篮,如果你的花园里有芬芳花蜜,那么,请张开美丽的眼睛,迎接蜂鸟吧,让飞翔的宝石照亮你的人生旅途。